猫熊

略略略

【叶修x孙翔】顽疾 5

8.

  叶修和孙翔到家的时候,其他人已经聚齐了。

 

  谐星从隔壁邻居院子里偷摘了一些生菜,其他几位演员偶像,上街又是刷脸又是卖唱卖跳的,极尽所能,弄到了一些水果饮料咖啡等,在凭着之前烤辣条披萨剩下的边角料,拾掇拾掇总算是把六个人的晚饭给凑活了。

  叶修推开门,Mark跟Lu已经吃饱喝足,在院子里打网球,晚上下了点小雪,叶修开门的声音把Mark吓了一跳,脚下一打滑摔在地上,高吊的一个球也冲着叶修门面去了。

  孙翔往前一步,抬胳膊将网球挡了下去,网球速度不快,撞在孙翔胳膊上还是有点疼,疼得孙翔嘶一声,几个人赶紧跑过来看。

 

  “没事没事,”孙翔怪不好意思的,“这么厚衣服能怎么着,倒是马克没摔厉害吧。”

  叶修往孙翔胳膊上捏了捏,摸着衣服确实略厚,也就放了心:“应该没事儿。”

  “叶老师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没事儿,”Mark邀请道,“翔哥来不来一局?”

  “不来啊,我不会,看都看不懂。”孙翔耸耸肩。

 

  他是真不会打球,初中的时候还喜欢打羽毛球,后来玩了荣耀,不太户外运动,再之后做了职业选手,这种对手腕伤害可能性较大的运动孙翔都不怎么碰了,唯一的健身运动只剩跑步。

  在嘉世的时候孙翔过得并不好,他脑子梗,情商低,总是察觉到旁人对他的疏离,却不知自己为何被排挤,加上比赛打得不好,心烦意乱的睡不着觉。

  孙翔不善于思考,他一动脑子就头疼,那些东西他想也想不明白,如果肖时钦碰巧不在,他就只晓得自己钻牛角尖,往往这个时候他就出去跑步。

 

  从嘉世大楼一路跑到西子湖畔,有时候他会遇上叶修,叶修喜欢在路口买烟,有时候顺道去西湖边溜达散步,他们一个跑步一个走路,擦肩而过很多次,但谁也没有叫住过谁,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

  那时候叶修一直以为,今后他同孙翔,也就像这许多次的擦肩而过一样,在人生这条长路上,他们左右不过是擦肩的关系,擦肩总好过对立。

  那时候孙翔跑得大汗淋漓,回宿舍洗过澡就没力气再想,倒头就睡,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就这么自负而孤独的过下去了。

 

  几个年轻男孩子年龄相近,凑一块儿聊得十分投机,聊着聊着开始比赛谁能用球拍柄顶网球十下,输的人解决明天的早饭,孙翔跃跃欲试,叶修在一边看了一会儿,默默进屋去了。

  妹子正在研究新买的烤箱,皱着眉头戴着眼镜,苦于手边没有足够多的材料够她做实验,以便一次性成功的烤出更好吃的披萨,叶修走到她身边开冰箱拿水喝,突然开始咳嗽。

  “叶老师回来啦?”妹子抬头打招呼,“翔哥嘞?”

 

  叶修朝背后指了指,示意在孙翔庭院里玩,把手里的购物袋给她,一边咳嗽一边交待道:“五、六包吧,贵的要死,实在没钱买更多,也不确定销量,先试试,剩了点零钱我留着攒起来了,省的他们没数,都给浪费了,最后集体吃土,还是外乡的土。”

  “并不好吃哦,”妹子吐了吐舌头,又问,“怎么咳嗽起来啦?是不是感冒了。”

  “没,”叶修摇头,喝点水压压咳嗽,“老毛病了,一到冬天就咳嗽。”

  妹子无奈的摇摇头:“你抽太多烟啦。”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诚然这肯定和他的烟瘾脱不开干系,但一到冬天就咳嗽的毛病是从小时候就落下的。

  他跟叶秋从一个娘胎里出来,可能营养都被他弟弟给吸收了,从小叶修不如叶秋壮实,再加上他天生不爱运动,一些小毛病也更容易找上他。

  有一次感冒,叶修没注意,第二天开始有炎症,不停地咳嗽,去医院打了好几天吊瓶才好,却没有注意后续治疗,总之就落下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毛病。

 

  咳嗽厉害的时候甚至半夜里咳,他自己不知道,有一回他和孙翔一起住,孙翔听着心惊胆战的,把他摇醒,生怕他把肺都咳出来。

  “必须戒烟。”孙翔愤愤的把叶修上衣跟裤子口袋里的烟都翻出来,一股脑扔了。

  “饶了我吧孙大大,”叶修可怜巴巴的,“我要是能戒烟,凭哥这干啥啥牛逼的本事,不早就戒了吗。”

  孙翔虽然对他的自夸嗤之以鼻,但心底里是服气,就说:“那你咳嗽这段时间别吸了。”

 

  叶修坚持了不到五分钟,在电脑屏幕面前坐立不安,孙翔趴在床上玩手机,嫌弃:“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不行啊,”叶修皱着眉头说,“可能要死啊翔翔。”孙翔打了个滚,躺着刷微博,不以为意:“你不做啥啥牛逼么,想必死也会死的很牛逼。”

  “要不这样吧,”叶修坐到孙翔身边去,趴下身子,“我一想抽烟就亲你。”

  孙翔睁着眼睛看叶修,眨巴眨巴,觉得可以,不亏,就说行,话音还没落,叶修的吻铺天盖地的下来了,亲得他睫毛发颤,脸蛋儿通红。

 

  叶修以每五秒亲他一次的频率亲孙翔,孙翔实在被亲得不耐烦,扯着叶修领子往床上拽,骂他:“你就这么大瘾?忍几天都忍不了?是不是男人?”

  “这事儿跟做爱一样,”叶修从善如流的上床,脱孙翔的裤子,“能忍才不是男人。”

  孙翔嘟囔他永远有理,叶修嘬着他的乳头揉他屁股蛋儿,插进去的时候孙翔突然笑了一声,叶修感觉自己男性的尊严貌似受到了嘲讽,伸手掰他脸,问:“笑什么?”

 

  “堂堂荣耀第一人,”孙翔笑道,“为一根烟折腰。”

  叶修也笑了,低头亲他脸颊,慢慢挺胯:“一物降一物。”

  “嗯……你是说我被你降住了?”

  “你降了我……”

 

  叶修这四个字说得低沉,却说得清清楚楚,说得缱绻温柔,说得孙翔心跳加速,恨不得把他压在床上自己动。

  “你这烟……”孙翔在叶修耳边喘,“你这烟好大,不好抽。”

  “你缩一缩,夹一夹,一会儿就上瘾了。”叶修笑着摸孙翔的睫毛。

 

  孙翔推门而入,后面跟着闹哄哄的Mark他们几个,叶修眼睛一眨,扭头看他们,心说好悬没硬。

  “叶神感冒了?”谐星问,“怎么咳嗽这么厉害哦,在外面都听见了。”

  “那你还不去看看有没有带感冒药呀。”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关心。

  叶修心不在焉的给妹子打下手,处理食材,并不是每句话都听在了耳朵里,独独将孙翔不大不小的一句话挺得清清楚楚:“他老毛病咯。”


不知道会不会被吞呐

评论(27)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