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

略略略

【叶修x孙翔】盛放

盛放

之前被吞了,听了大家的建议这回放外链

 

  孙翔往苏沐秋的墓上放了一枝百合花。

 

1.

  “见见这个小傻逼,沐秋,”叶修懒散的将烟掐灭,剩了半只夹在手指间,“一叶之秋的现任操作者。”

  苏沐橙在后面翻白眼,孙翔受到了感染,也跟着翻了一个。

  孙翔在出发去北京之前,先回了杭州,这里是他母亲的故乡,他的外婆长眠在南山公墓,这天是他外婆的生祭,他母亲拜托他去扫扫墓。

 

  然而孙翔对自己外婆的印象仅限于小时候那张摊得又薄又香的鸡蛋饼,他买了一束鲜百合,蹲在墓碑前发愣。

  他不知道自己改说些什么,却又有很多话想找个人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他打到了总决赛,剪掉了头发,输给了叶修,接到了世锦赛的邀请。

  周泽楷带着羞赧的微笑,把谈了几年的女朋友领进了轮回俱乐部。

 

  孙翔最先听见的是苏沐橙的声音,女孩子的音调总是比男人的要高一些,苏沐橙有些兴奋,声音便是压也压抑不住,孙翔扭头朝那边看过去,正好对上叶修扫过来的视线。

  “这么巧,”叶修咬着过滤嘴,冲孙翔笑笑,“你也扫墓啊。”孙翔心说废话,难道我在墓园里野炊吗,他梗着脖子没做声,只是把目光落在叶修身旁的苏沐橙身上。

  “以后就是队友了,”叶修笑呵呵的站在两人之间,像是在打圆场,“握个手,来,沐橙。”

 

  最后苏沐橙和孙翔的手轻轻拍了一下,叶修吹着烟说,以后你们俩是要打配合的,孙翔抬了抬眼皮子,说我和周泽楷打配合。

  “没有什么战术是一成不变的,小朋友,”叶修指了指身前的墓碑,“既然来了,意思意思,献个花儿吧。”

  孙翔从外婆墓碑上的花束里抽了一枝百合,他弯腰献花的时候,看见墓碑上的少年眉眼与苏沐橙有三分相似。

 

  “现在他跟周泽楷是最佳搭档,”叶修蹲了下去,手指磨搓那朵鲜百合的花瓣,“周泽楷你知道吧,就是现在那位最强神枪手。”

  叶修和苏沐秋的事情不是什么流传千古的传说,孙翔不认识苏沐秋,只从名字上判断是苏沐橙的亲人,他下意识斜斜看了一眼苏沐橙,苏沐橙揣着兜心不在焉的看着别处,似乎不太想听到叶修说这个话题。

  “没事儿我走了。”孙翔看了看手机,他还得回上海和周泽楷汇合,一起去北京开会。

 

  “你先等会儿,”叶修抹了一下他的下巴,扭头朝苏沐橙交代了两句什么,等苏沐橙点头了,他跟上孙翔,自来熟的把胳膊搭在他的腰上,“我送送你。”

  “我知道路,”孙翔瞪了叶修一眼,往前大步走了两步,甩开了叶修的胳膊,“不用你送。”

  “你怎么这么笨啊,”叶修笑道,“我跟你说几句话。”

 

2.

  叶修和孙翔坐在往机场的出租车上,叶修开着车窗抽烟,孙翔戴着墨镜,叶修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线条清晰的鼻梁和下巴。

  他知道孙翔的眼睛里一定是写满不耐烦的,除此之外还有愤怒、无地自容、尴尬等等情绪,这些情绪太多,交杂在一起就复杂了,孙翔的小脑袋瓜儿必然不能完美的消化,这些情绪笼罩着他,就让他别扭起来。

  叶修撑着头看他,伸出手玩孙翔衣服上的金属扣子:“你去嘉世看了没。”

 

  司机师傅听着京剧,嗯嗯啊啊的摇头晃脑,孙翔把身体后仰,试图避开叶修的手,无奈叶修紧紧捏着他的扣子,他只能重新坐好,黑着脸说看了。

  “怎么样?”叶修笑着问他。 

  “不怎么样,”孙翔看窗外,“烂透了,但邱非很拼。”

 

  孙翔去的时候嘉世训练室的空调开到刚好26度,这个度数对盛夏的杭州来说偏高了些,邱非鼻头都是汗珠,站起来喊他前辈。

  “你期不期待跟他打?”叶修又问。

  孙翔听了就皱起眉头:“他现在跟我打还差点。”

 

  “你确实很有进步,”叶修低下头摸兜,上下摸变了没摸着烟,叹了口气,“老魏说看来轮回把你教育得很好。”

  孙翔没作声,叶修继续说道:“但我知道,你不需要什么教育,一群好的队友和一个好搭档是成功的保障,这都是你从前恰恰欠缺的,肖时钦是不错,但不适合你。”

  叶修说完这些,机场的指示牌近在眼前,孙翔还是没有搭理他,叶修把他的手扣在自己手里,拉起来亲他的手背。

 

  孙翔总算有了反应,他触电般弹起来,边看后视镜里的司机边把手往外抽,叶修却不动声色的抓着他,直到出租车停稳,司机报价。

  “你疯了!”孙翔咬牙切齿的低吼,而叶修慢悠悠的掏钱包付钱,才松开他先下了车。

  孙翔摔上车门扯着自己的背包闷头就往里走,他不管叶修是不是在后头喊他,走了两步又怕叶修喊他的声音引来荣耀粉,他又不想在这里被围观或者群黑,只能又气冲冲的走回了叶修跟前。

 

  “你想干嘛!”孙翔快气死了。

  “你怎么知道?”叶修故作惊讶,孙翔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继而气得攥起拳头,恨不得把叶修就地揍一顿。

  叶修欺负了人就心情好,说:“我也去北京,就这两天的事儿,跟沐橙一块儿。”

 

3.

  叶修那时候其实拒绝了联盟的邀请,他所说的去北京,就只是回家。

  而孙翔对此不知情,所以他在会议室看见叶修的时候,只是觉得叶修在给他找不痛快,就连一个退役一个去苏黎世,叶修都要阴魂不散的缠上来。

  叶修他爸是不怎么想见到自己这个大儿子的,哪怕他荣耀加身,哪怕他被众星捧月,在叶老爷子眼里叶修就是个不孝子,不务正业,玩物丧志,情趣低劣。

 

  叶修临去国家队前一天跟他弟弟在三里屯聚,叶秋受不了这种糜烂的氛围,拉着叶修就要走,只听叶修摸着酒杯边缘问他:“爸是不是知道我喜欢男人?”

  “不然怎么说我情趣低劣?”叶修问得十分认真,叶秋一头黑线,说你玩游戏这事儿在老爸眼里就够低劣的了。

  “要是给爸知道你喜欢男人,你还能回家?”叶秋拉着他哥起来,“现在老爷子可身子骨硬朗着呢,在北京——在他地盘儿他眼皮子底下,你别乱来啊。”

 

  那晚叶修的酒一口没动,他活了小三十年,不会喝酒。

  他去酒吧只是找个乐子,一次调情,最好是一场艳遇,十年前他离家出走那年,他意识到自己对女孩儿提不起兴趣,除了对荣耀的热爱,这是唯一一个让他逃离的理由。

  叶修从不想在身边找个男朋友,联盟里多数都是直男,叶修习以为常,弯的多数对游戏不怎么感兴趣,他们热衷与健身和时尚,这些和叶修都不沾边,他也知道自己是个奇葩。

 

  直男堆里的奇葩,也是同志圈儿里的奇葩。

  然而叶修有一双比谁都尖锐的眼睛,他从看见孙翔第一眼就知道这小子是个弯的,那会儿孙翔还扎着小辫儿,在越云横冲直撞。

  把一叶之秋交给孙翔的时候,孙翔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叶修虽然被孙翔露在羽绒服外头的锁骨吸引了片刻的视线,但也嫌他太小,没把他当回事儿,他叶修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搞一个小自己七八岁的男孩儿。

  

  “忒有罪恶感了。”叶修对魏琛如是说。

  可他那时忘了,时间在走。叶修都不记得自己上次是什么时候见过孙翔的,再一次见面就是与轮回的第一场比赛上,孙翔的头发长得过肩,眼球黢黑,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盯得他浑身不自在。

  他不知道孙翔什么时候偷偷长成这么一个男人了,成熟起来的孙翔一举一动都让叶修觉得勾人,哪怕是他撩一下头发的小动作,都别有魅力起来。

 

  在战场上打败他对叶修来说也许不算什么,那一瞬间叶修基佬的本能叫嚣着,在床上让他服气儿才是真的赢。

  他和孙翔第一次的肉体关系就发生在总决赛之后,叶修在聚餐结束后悄然截下了孙翔,孙翔在一众职业选手面前不好意思不给叶修面子,最终在人群散尽后同叶修留了下来。

  叶修掏出张房卡晃了晃:“有些事儿,跟你说说。”

 

http://www.jianshu.com/p/3f2c58b09be0


谢谢大家的喜欢啦!不胜感激也不胜荣幸,《顽疾》是我去年构思的一篇流水账文章,由于之后实在是太忙,暂时搁下就再也没写,写文章这事真的是一旦搁下就会……你们懂得。

最近在想要不要重新开始写,懒癌真的很难开电脑……如果可以我会把《顽疾》写完,没有人比我更想看他们谈甜甜的恋爱啦!

评论(31)

热度(675)

  1. 哔了狗的苏穆猫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