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

略略略

【叶修X孙翔】顽疾 3

5.

叶修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追孙翔。

他对孙翔再怎么照顾,怎么对他好,也顶多以为这是个他这个年龄段对比自己小七岁的人的通病,端起来一个前辈的架子之后,想放下就难了,在他眼里孙翔再怎么牛逼,始终就是个小孩子。

他突然开窍那天,第一届世界杯,刚打完韩国队,韩国人很难缠,一场比赛下来,叶修虽然没有亲自上场比赛,依然累的够呛,觉得筋疲力尽,一个人逃开记者会在楼梯口焦毛。

 

叶修喜欢在楼道口抽烟,他刚染上烟瘾的时候,习惯在网吧后门通向二楼VIP包间的楼梯拐角处抽烟,那个楼梯的感应灯坏了,他一个人在黑暗里点燃一簇小火苗,也不知道怎么的,寒冬腊月心满意足。

可负于韩国队后,叶修无烟可抽,且不说国家队员勒令他和楚云秀在训练室禁止吸烟,公共场馆在大型比赛开始之前也将一切烟火拒之门外,叶修烟瘾那会儿一上来,烦得直捋头发。

孙翔这个时候从楼上噌得跳了下来,吓了叶修一跳,昏暗的灯光下,叶修头发被他自己捋的乱七八糟的,显得十分狼狈,孙翔刚开完记者会,鼻头上汗津津的,一缕头发沿着他的颧骨滑下了肩膀,搭在他锁骨附近。

 

叶修看着孙翔冲他嘿嘿笑了一下,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皱巴巴的香烟。

叶修把那根烟的褶皱一点点捋开,一开始他舍不得点烟,最后还是点上了,一口一口吧嗒烟,抽得很慢,孙翔笑他,你这样真像古代抽大烟的。叶修笑着摇头,问他,你一上场就输了,怎么没发脾气?

孙翔瘪瘪嘴:“输了很奇怪吗?”他说,“我输给过你,输给过韩文清,我平时还输给过周泽楷无数次,这有什么,回头赢回来就行了。”

 

叶修由衷的叹了口气:“我倒不如你了。”

本来叶修以为那根烟,是孙翔偷偷给他藏的,因为孙翔不吸烟,结果总决赛那天他才发现,孙翔不是不吸烟,只不过是想事儿的时候才抽上一口,把烟雾一点点吐出来之后,就掐了。

可那根烟到底是孙翔自己的还是刻意给他留的呢?叶修到现在也不知道,不过他也一直没问过。

 

摄制组到美国的时候,正好是圣诞节前夕,导演一个劲儿的说太巧了,其实叶修他们都知道,这都是既定的阴谋,其乐融融的圣诞节,会把身无几文的他们衬托的更加可怜悲惨,不过,圣诞节也给了他们赚钱的好机会。

嘉宾里唯一的一个妹子,是位台湾女艺人,貌美歌甜演技好,还做得一手好菜,尤其会烘焙。六个人把身上的库存全贡献了出来,买了一台小烤箱,其中一个男谐星还被从鞋底里搜出了三百美刀。

第一个成品,洋葱披萨,一块火腿都没有,全是洋葱青椒和叶修身上的辣条,六个人吃得狼吞虎咽,恨不得把托盘都整个啃了。

 

“辣条是第一生产力,”谐星说,“古人诚不我欺。”

“叶神,你还有辣条吗?”众人纷纷问道,“咱们烤辣条披萨,在美帝杀出一条血路,秒杀外国人一群味觉渣渣!”

叶修把手一摊,说没了,心想这叫什么辣条披萨,分明是烤辣条烧饼……

 

“不急,想办法,”众人纷纷掏出手机,“谁有熟人在美帝,叫他让人从国内快递过来。”

“难道全美国就没有卖辣条的吗?”孙翔问。

“别说啊,我怎么记得有人在微博发过,国外超市也有辣条了。”

 

“辣条也能出口?绝了。”

“那外国人还会买我们的披萨吗?”

叶修把烟掐了:“看看去不就得了。”

 

6.

几个迅速的开始人黑白配。

一组筹备开摊工具,一组出门采购辣条,另一组烤披萨,他们决定在美利坚的小镇里开一家中西合璧的烘焙摊。

叶修和孙翔分在了一组,这回不是节目组安排了,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黑白配,男生女生配,他俩就这么被老天爷分在了一块儿。

 

六个人齐心协力,在谷歌地图上找到了小镇的商业区,孙翔又用他蹩脚的中式英文,连比带划的,跟邻居家借了一辆摩托车,车很旧,多半是人家放在仓库很久不用,借出来给他们代步。

孙翔骑车,叶修坐在后面,两手揣着兜,被风吹得脸疼。

头盔被孙翔戴了,手套也被孙翔戴了,本来叶修浑身上下就一个保暖装备——围脖,这会儿也在孙翔脖子上。

 

一路无话。

急的摄制组抓耳挠腮,导演在旁边的轿车中探出半个身子,不顾一切的举起牌子:说话!!!三个感叹号,用红色马克笔描红,叶修恍惚以为自己被讨债的追上了,白纸红字写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孙翔专心开车,看不见,饶是叶修脸皮再厚,总不能再装看不见了,他瞥了一眼抓心挠肝的总导演,往孙翔后脖子上挨近了些,开口问:“你换沐浴露了?”

 

孙翔一个急刹,叶修哐一声,脑门砸在了孙翔后脑勺上,准确来说是头盔上。

叶修疼的龇牙咧嘴,孙翔摘下头盔等红灯,眼睛下面,苹果肌那块儿泛粉,不知道是脸红还是被风吹得,他扭头无辜的看向叶修,问:“你刚跟我说话了?”

叶修头晕目眩,摆摆手:“我说不用着急,快到了。”

 

孙翔把车挺好,突然想到什么,把围脖摘下来,递给叶修,叶修脖子都冻僵了,僵尸似的活动了两下肩膀和脖子,也没怎么犹豫,把围巾接过来绕上了,他吸了吸气,想,孙翔果然是换沐浴露了。

叶修跟孙翔好的时候也是冬天,叶修不厌其烦的往轮回跑,他作息颠倒,每次到上海都是晚上,他还不长记性,以为动车里暖和,全世界就都暖和,孙翔每回都拿两条围脖去接他。

后来孙翔也烦了,干脆什么都不拿,见叶修哆哆嗦嗦的出站了,就笑嘻嘻的迎过去,把脖子的围巾分出半条来,给叶修把脖子绕一圈,两个人脑袋挨着脑袋,在车站门口站着,等叶修觉得缓过劲儿了,再一起走。

 

一起走的时候也冷,他俩就胳膊挨着胳膊,孙翔就用胳膊肘戳叶修,偶尔还低呵一句“天击!”叶修就耻笑他“幼不幼稚”,笑完被戳出去一段距离,又嗖得一下贴回来,把孙翔撞个踉跄,美其名曰“看我Z字走位”,乐此不疲。

那会儿孙翔的围巾上就有他的味道,孙翔总是很好闻,哪怕出汗都不臭,别问叶修怎么知道的,反正他就是知道,也爱之如命。三年,不管叶修用何种方式跟孙翔亲昵,总要嗅他身上的味儿,有时候孙翔说是香水味,叶修坚定的摇头:香水味哪能几年如一日。

“那就是沐浴露味儿了,”孙翔懒洋洋的趴在床上说,“我一直用着从来不换的东西只有这个了。”

 

“不,还有一样。”叶修十分严肃的说。

“什么?”孙翔茫然不解,睁大眼睛看他。

叶修掀开被子,窸窸窣窣的钻进去,把孙翔往自己身上一揽,下体撞在孙翔屁股上,胸有成竹道:“这个。”孙翔勃然而起,愤怒的掐他:“你要死啊!”

孙翔特别不经臊,不管在床上怎么放得开,只要叶修开几句带颜色的玩笑,孙翔保准脸红,嫌臊得慌,让叶修闭嘴,叶修偏说,孙翔就要揍他,揍着揍着,就被叶修不知道逮了个什么空档,就吻过去了。


TBC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评论(24)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