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

略略略

【叶修X孙翔】顽疾

1.

  孙翔又开始做梦。

  梦里他被同学怂恿逃课,一起跑到一家网吧玩最近很火的游戏,网吧里LED大屏幕上播放着嘉世战队和霸图战队的决战,一叶之秋一个圆舞棍扫出一大片落叶尘泥。

  那些泥土扑面而来,突然变成了冰碴子,直袭他的脸面,凉得孙翔倒抽一口气,下一秒他就在刺骨的冰冷中醒来。

 

叶修拎着一包冰块,正在往他身上倾倒,已经倒出来一半,零星分散在孙翔腰部和枕头被褥上。

孙翔的火气腾地一下蹿了上来,抓起一块冰就朝叶修身上丢过去,导演眼疾手快的喊了一声卡,接着就是喋喋不休的埋怨:“有没有搞错啊,这样的反应叫我怎么播出去嘛……”

叶修特别无辜,坐在床沿上跟孙翔指任务卡,说你看,我就是抽到用冰块叫你起床这样任务啊,孙翔气极:“那你就把一整包冰块倒在我身上?!”

旁边导演也帮腔:“就是啊叶神,咱们重来一遍,你温柔一点啦,全国观众都在看。”

 

叶修的助理从新去装冰袋,那边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帮孙翔把冰块收走,孙翔再次躺进被子里,叶修看着他躺下的时候还眉头紧皱,脑袋一沾枕头就舒展开身体,一副睡得很香的样子。

他拿着装好的冰袋,看孙翔的模样,嘴巴微微张着,胸口一起一伏,非常规律,两根胳膊露在被子外面,是男孩子睡觉时多半会有的习惯。如果不是刚才那出,叶修相信自己百分之百会认为孙翔正在熟睡。

叶修拿出一块稍大一点的冰,轻手轻脚的放在孙翔脖子上,然后往他锁骨方向滑了一下,孙翔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撑起上半身的过程中发现是叶修,又一把扯过被子蒙住了脑袋,闷闷的说:“叶哥……别闹。”

 

导演很满意,打板进行下一场,叶修看着黑脸起床穿衣服的孙翔,心想这小子的演技倒是越来越好。

今年是叶修退役的第七个年头,孙翔才刚退役不到两年。

时至今日,叶修熟悉的那些人都慢慢离开联盟,淡出众人的视线,回归各自的生活轨道。叶修带领国家队打了三年,拿过一次冠军,喻文州接棒之后他就不再出山,一心家里蹲,在叶秋公司帮过忙,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了联盟挂了个荣誉主席的名,给几次重要比赛当解说。

 

电竞越来越普及,娱乐圈的艺人越来越饱和,造星公司很早就把视线固定在了孙翔身上。比起沉默寡言的周泽楷,活泼好动的孙翔更能适应娱乐圈的守则,当年孙翔如日中天的时候就去电影里客串露过脸,退役那年更是被几个王牌经纪人堵家门。

真人秀综艺火爆程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各大卫视各出奇招,极尽所能的制造噱头,吸引大众注意力,形象好,名声大的电竞选手像肥肉一般被逐一盯上。

孙翔和叶修都没有想过会在同一个制作组里碰头,这档节目从筹备开始就被授予年度最受期待综艺的称号,这其中叶修和孙翔的同时加盟是备受期待的主要原因之一。

 

叶修,荣耀联盟荣誉主席,著名电竞运动解说家,又是当年鼎鼎大名的游戏大神,从不出席综艺节目,这回答应加盟还是看在制作人是叶秋死党的面子上,孙翔呢,正式踏入娱乐圈之后凭着百分之三十的天赋和百分之七十的颜,飞速从小鲜肉红成炸子鸡。

况且他们俩,还有过一段相当针锋相对的过往,这两个人拍真人秀,那得是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啊,全国八卦人士尤其是电竞粉都沸腾了:就算你在镜头前表现的相亲相爱,我们也能从你们细节动作中捕捉出你们互看不爽恨不得弄死对方的真实面目。

叶修坐在飞往美国的航班上,偏头看了一眼身边歪着脑袋戴着耳机,不知道睡没睡着的孙翔,又看了一眼前面椅背上的微型摄影机,心想你们制作组的险恶用心也太明显了吧……

 

2.

制作组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叶修和孙翔的关系确实相当尴尬,他们除了普罗大众以为的一叶之秋前后两任操作者的矛盾之外,还有一个互为前任的关系。

第一届荣耀世界杯联赛之后叶修和孙翔达成恋爱协议,第十三赛季分手,理由很简单,聚少离多。在一块儿三年,到现在也分开了两年多的时间,面对面的再次见孙翔,叶修这是头一次。

谁说没有命运这东西,叶修忍着烟瘾苦笑,第一次见孙翔的时候可从没想到他们俩能谈恋爱,完了又分手,分手之后跟杀父仇人似的互不来往,叶修好容易从那个难受劲儿里出来,又和孙翔一块儿被打包扔到了美国录真人秀。

 

节目规则是六位嘉宾共同生活在异国他乡的一间别墅里,身上经费有限,六人分两两一组,用不同的方式想办法在一个完全陌生、语言不通的异国小镇里生活七天。

七天,叶修汗颜,身上就揣了一百美元,英语交流经验也就带队出征那几年的一点基础,学的还都是游戏用词,三十多岁除了打游戏啥特长没有,他怎么挣钱啊。去网吧当陪练?能行得通吗……

当年叶修第一次到苏黎世的时候,和孙翔一块儿出去给队员探路,找便利店和中餐馆,路过一家手工巧克力店,实在没忍住买了几颗,俩人到了结算台,一个摸烟,一个发呆,俩人相顾无言了半分钟,才意识到身上都没带钱的现实。

 

“I,no money,”最后孙翔挺身而出,手脚并用,比比划划,“I am fmous in china,Can We give you money,later?”

营业员领悟了孙翔的中式英文,微笑着摇头拒绝了他,孙翔很泄气,两个人合计一番,决定留孙翔在店里押着,叶修回酒店拿钱包。只不过叶修出门走了没几步就发现了一间规模不小的网吧,他进去替一个玩荣耀的年轻人PK了两把,似乎敌对玩家跟这位年轻人有旧怨,叶修居然得了人家十欧元报酬。

他拿着十欧元去赎孙翔,孙翔已经把他自己那份的巧克力吃了,一边吃一边埋怨:“你怎么才回来。”

 

孙翔是南方人,一米八五的个子却天生一副润嗓子,声音就算大声说话,也带着些湿润的味道,可能有一点鼻音,猛一听上去让人觉得有撒娇的意味。叶修一听就跪了,本来还想耍孙翔说迷路了没把钱拿回来,这下乖乖双手把十欧元奉上。

回程路上俩人怕走岔道,孙翔拿着手机导航,叶修拎着盒巧克力跟着,时不时凑过去看一眼手机屏幕,两个人小声讨论一阵,突然叶修恍惚,说做梦都没想到能跟孙翔用这么和谐的方式相处。

孙翔翻个白眼,反手给了叶修一肘子,说:“这样想到了吧。”叶修也不是吃素的,伸手去拍孙翔后脑勺,孙翔一弯腰就躲过去,叶修抓他胳膊肘,孙翔赶紧往前跑,两人追追打打了好一阵子。

 

“你怎么跑这么慢啊!”孙翔站在路边的花坛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气喘吁吁赶上来的叶修,叶修抬头,夕阳正好越过孙翔的肩膀倾泻在街道上,孙翔脸庞蒙了一层金色阳光,很柔和。

叶修在孙翔的影子里擦汗,说,你跑这么快干嘛,我又不吃你。

孙翔轻盈的从花坛上跳了下来,拆开叶修手里的巧克力盒,拿巧克力给叶修吃:“你体力太差了。”

TBC

超忙,写着玩玩,减压……写不写得完看天意~

评论(16)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