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熊

略略略

全职高手-大石碎胸口1

还以为太太坑了,哭着开始吃这一大碗饭

啊哒哒罗密欧:

毕竟,我是一个坑品很好的人。


1.

国家队在B市集训,临时征集了微草大楼,给队员们做封闭式训练。

选手们都是各大战队的王牌,不用多说,从第一天调整过状态后就开始了一丝不苟的训练。上午单人训练,下午组合训练,晚上还要看其他国家队伍的录像带,日程排得满满的,没有一点空闲。

刚开始时气氛非常压抑。这又不是全明星,不是闹着玩的。体育局压在他们身上的期望比较大,时不时有几个高层来慰问,弄得一群宅男惊恐且无措。

第一个周末到来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憋不住了。他说有没有搞错,再这样下去我还没去比赛就疯了。

这是他来到训练营后的第一句和喻文州以外的人说的废话。

太不容易了,选手们纷纷感慨。

“靠,什么意思?我没事的时候也很严肃的好不好!”黄少天叫嚷道。

这样一闹大家就活泼了,趁着周末,也不管张新杰查不查房开始了聚众打牌活动。方锐为首的老同志表示还是这样习惯点,有什么责任让叶领队背。

“现在知道管我叫领队了啊?”叶修无语道。

玩到十一点,该睡觉的睡觉,该泡脚的泡脚去了,剩下的人决定溜出去撸串儿。王杰希也大方,介绍了几个微草附近的大排档,于是大家欢天喜地地跑了出去。

叶修心塞,心说这个王大眼不当队长的时候真是太不靠谱了。

他们一走叶修也没心思研究录像了,赶紧收拾了东西往宿舍走。路过训练室时看到里面灯还亮着,叶修想大家不都出去玩了吗,怎么还有人在训练。

进去一看见到孙翔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子上。叶修一惊,没过去,只是敲了敲墙壁。

孙翔颇为不耐地抬起头来,眉毛竖着,显然不满有人打扰。

叶修也不恼,很平静地指着墙上的挂钟说,熄灯了。

“他们还在外面玩呢,熄什么灯。”

叶修并不退让,走到他面前伸手摁掉了显示器电源。

孙翔对他怒目而视。叶修只当没看见,说:“训练定量,超过了,对你对我都没好处。”

“你别管我。”

“我也没想管你。不过我现在是领队,得对你们负责。”

“说得好听。”孙翔嗤之以鼻。

“你爱听不听。快点,关电脑。”

孙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终还是屈服下来,愤愤拔下账号卡关了电脑。出去时好像踢了什么东西,叶修听见楼道里传来咕噜咕噜地声音。


2.

第二天吃早饭时孙翔和周泽楷坐在一起,两人谁也不说话,一门心思啃着煎饼。

方锐实在过于无聊,观察了好一阵向大家发问,“你们说,轮回内部怎么交流的啊?”

“靠江波涛吧。”楚云秀说。

“那我们怎么办?”李轩问。

“哪有这么夸张,小周只是话少而已,他的操作和配合意识都是一流的。”喻文州说。

“那孙翔呢?”

“我还没和孙翔配合过。你们觉得呢?”

“说不好,全明星时基本都是同队的在一组,轮回有自己的配合,很少和我们这边一起行动。”

“沐沐,你认为呢?”楚云秀将话题抛向苏沐橙。

苏沐橙愣了下,诚实道:“我和他没怎么配合过,而且他那时也不讲究这些。”

“呃,那世界联赛可怎么办?”

肖时钦终于出言打断他们,“其实孙翔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一意孤行,去年的比赛你们也都经历过了,他现在的配合意识已经提高很多,和他多磨合磨合就好了。”

“嗯,我们之间俩俩都要进行配合训练,以便战术布置。”张新杰提出了新的训练内容。

“靠,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黄少天问。

“昨天晚上。”

“……………………”

“好了,收拾收拾训练了,等下抽签决定训练组合好了。”叶修总结成词,第一个站起身把餐盘送回回收处。

张新杰说的不错,为了让战术更加多变,必须要求选手们了解队里的每一个人,谁也不清楚世界联赛会遇到什么类型的对手、什么样子的地图,对他们而言只能要求自己做好最充足的准备。

第一个礼拜下来,经过个人项目的集中训练,使得角色技能的运用方面已经达到了一个峰值,接下来就是无限的配合和战术变换了。

按张新杰和喻文州的想法是至少要设计出五种基本队伍配置。其他四种配置的主攻手差不多都有人选了,剩下的近战队还没定,叶修知道他们想的都是孙翔,只是还不确定他能否担起大任。

进训练室抽签,孙翔和肖时钦一组。还算好,在肖时钦的引导下,两人竟然胜了一次喻文州和黄少天。

“如何?”午休时,几个战术大师聚在一起开会。张新杰直接就问肖时钦对孙翔的看法。

“比想象中的好太多。援护意识特别强。”

“我觉得都强迫症了。”喻文州笑道。

大家一齐看向叶修,叶修无奈道:“看我干嘛?”

几人会心一笑,继续刚才的话题。叶修把录像倒回去几分钟看了看,开口道:“先问一下,我们四个对近战的定义是什么?”

“矛?”

“强有力。”

“推土机。”张新杰推了下眼镜。

“可是。”叶修抽了口烟,“你们看孙翔现在这个样子符合这些设定吗?”


3.

刚出道时的孙翔,天之骄子,目中无人,手里的长矛每一杆都是朝天上戳的。

那时他的眼里有谁啊,在他看来挡在前面的都是即将退役的老将,是时候该把位子让给新人了。

就是那时候的一些举动让他口中的这些“老将”,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产生了不好的印象。可孙翔那时的打法真叫漂亮,锐利张扬,勇猛之余带着一丝任性的灵巧。

也难怪嘉世会看上他了。

可惜这种独行侠的打法在联盟中是行不通的。一打五,打得还个个是经验丰富的大神,就连叶修都不能夸下这个海口说自己能赢。

因此孙翔不得不改变打法。

“小周啊,孙翔去轮回后进步挺大的。”叶修把周泽楷找过来面谈。

周泽楷挺羞涩地嗯了一声。

叶修老干部状给他倒了杯水继续套话,“你和小江指导得不错,比肖时钦好。”

肖时钦陷入忧郁,心说当时这情况真不怪我啊……

周泽楷说:“不是呀。”

这个不是指的是其实你们指导的不算好,还是说肖时钦其实指导得挺好的?

周泽楷想了想回答说,孙翔本来就挺好的。

“是挺好的,可是他以前……”肖时钦想了个稍微婉转点的词,“没那么善于和队友配合。”

周泽楷不解道:“他打,我配合。我打,他配合。不对?”

“他一开始就愿意配合你?”叶修问。

“有意识,但反应不过来。后来就好了。”

“没觉得哪里不适?”

这次周泽楷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没有。孙翔,很好。”

“真的?”

周泽楷移开了视线。

“上赛季结束后……”他略有犹豫,“我想孙翔可能留下了一点阴影。”

他不太想将自家队员的弱点暴露在这些战术大师眼前,可他没有办法,毕竟现在他们是一支队伍的人了,必须知根知底。

“同样情况下,孙翔选择援护队员的几率比选择自己进攻要高。”

“不太妙啊。”叶修和张新杰交换了个眼色。

周泽楷强硬道:“不影响比赛。”

“是这样的小周。”喻文州温和地说,“我们有个想法,是围绕小孙布置一支队伍,就跟我之前和你提到的,以你为远程中心的队伍一样,这支队伍会全力支援核心队员。而我们需要小孙做的就是暴力破坏敌方阵线,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怎么蛮狠怎么来,他可能是我们面对僵局时的起爆点。”

“只需进攻?”

“对,哪怕场上只剩他一个人,都要进攻。”

“不同意。”周泽楷摇头。

“我知道你有顾虑,现在的轮回好不容易达到了稳定状态,因为世界联赛而被打破……”

“不是。”周泽楷加重了语气,“这样对孙翔不好。”

五人陷入沉默。说的也是,好不容易把这个目中无人的臭小子培养成了团结友爱的好队员,现在又突然要他当回独行侠,这不是开玩笑吗?

“并不是要他回去。”叶修开口了。“而是要让他更上一层楼。”

张新杰说:“我来解释一下吧。孙翔本来是个单独作战型的选手,但是因为这几年的经历,还有叶修的强行打压……”

“咳。”

张新杰没理叶修,“打个比方,就好像一块玉被强行削平了一块,这个切口在轮回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因此正朝着正确的愈合。但这仅仅是愈合而已,玉的形状改变了,他还没有完全磨成最终状态。”

“不行。”周泽楷还是摇头。“太复杂,他不懂。”

“这样吧小周。”叶修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烟灰,“我来教他。如果不行,我们立刻停止,你看我也不敢拿世界联赛开玩笑啊,对不对?”

话说到这份上了周泽楷不答应也不行。更何况他又不是孙翔,没资格替他决定自己是否要改变。所以他只能说:“总之,先问他。”

“行,我去问。”叶修灭了烟,走出门去。


4.

孙翔在训练。下午的搭档是唐昊,坐在两人对面的是王杰希和李轩。

唐昊对王杰希有阴影,上来就75大招扑过去。王杰希本来只是想做个常规训练的,但看对方这么煞有介事心里也忍不住发乐起来。他歪头看了看李轩,意思是你看如何?

李轩说我随你。

“嗯,好。”

于是王不留行腾空而起,扫把在空中摆了两下,开始了诡谲的飞行。

围观群众表示唐昊你不作不死啊。

唐昊一遇到王杰希就好像猫扑蝴蝶,手足并用,自乱阵脚。说好的组合训练到这会儿完全变成了私人恩怨。

唐昊也不管战术配合了,就知道一个人往前跑。孙翔左右看看还是决定跟过去,在唐昊攻击的间隙补刀。

李轩郁闷极了,心说你们倒是搭理我一下啊……

王杰希跟唐昊不一样,他心里还是记得训练目地的。给李轩使了个眼色,然后引着唐昊朝地图右侧移动。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划出一个空档来呢?李轩仔细一想立刻明白过来,就地放下一个暗阵。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围观的队员们都清楚那两人要干嘛了,可惜唐昊和孙翔不明白,眼看着唐三打就这么一步步被引入了逢山鬼泣的暗阵中。

一叶之秋立刻做出反应,却邪暴起,反手朝逢山鬼泣刺去。四轮天舞和却邪碰撞在一起迸发出耀眼的火花。那边王不留行对唐三打的轰炸攻击也没有停下,还好唐昊之前对血条把控精细,这才没有被一波带走。

唐昊心知情况不妙,只求孙翔那边能打得漂亮些替他俩挽回颜面。谁知孙翔看到他血条见红,第一反应就是冲过来保护他。

唐昊气个半死,大骂孙翔快滚。

“你去打李轩啊!!!”

“少废话,你都快挂了,赶紧退下。”

“孙翔你傻……”

唐昊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屏幕上的一叶之秋被逢山鬼泣和王不留行夹在中间,一边一个技能打了个对穿。唐三打呆立在原地,直到王不留行用扫把糊了他一脸,送他一个黑白屏幕和荣耀二字。

“靠。”唐昊扔了耳机。

唐昊心知这场会输全是因为自己冲动,怪不得孙翔,奈何又被王杰希虐了一次,心中怒气无处可撒,只好对着孙翔干瞪眼。

孙翔郁闷,觉得他好心当成驴肝肺。

唐昊说你那时候要是对着李轩猛攻至少还能带走他们一个人也不至于输得这么难看。

“我是来救你的啊!”孙翔忍不住气道。

“谁要你救?!”

“唐昊你猪吗?”

唐昊高冷地哼了一声算是结束了对话。

叶修见他俩不吵了便把孙翔喊出来,临走前还不忘叮嘱王杰希给唐昊分析一下他失败的原因。王杰希看了看唐昊只说了两个字,冲动。

唐昊毛都快炸秃了。

孙翔跟叶修走到外面,心情还没平复过来,臭着张脸问叶修什么事。

叶修问:“刚才怎么回事?”

“啊?”

“最后你去救唐昊了。”

孙翔气道:“就该让那个白痴早点挂。”

“对。”

“……”

“你以前不会管的。”

孙翔脸色一沉,眼中随即燃起了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怒火。他冷冷地说:“你想说什么?”

叶修开门见山道:“别多想,我只是想和你说,从今天起,下午训练结束后和我单独加练一小时。”

“为什么?”孙翔争辩道:“我哪里做得不好吗!就因为刚才输了?!”

“和你实话实说吧,我们希望你能成为近战配置的主攻手。但以你现在的水平来说,还不足以支撑。”

孙翔握紧了拳头。叶修看着走廊外的阳光,懒散地等待着。

“为什么是和你?”

叶修笑了笑,“你还能找出比哥还要厉害的战法吗?”

“你……!”孙翔气得脸上发红。

“你还有得学呢。”叶修评论。

孙翔看了叶修好一会儿,弄得叶修都有点发毛。最后孙翔阴沉地说道,总有一天会超越你。

叶修咬着烟,面无表情道:“好啊。”


5.

孙翔对叶修的感情很微妙。

一开始觉得他廉颇老矣理当让位,后来知道嘉世和他之间的事后又自说自话的对对方产生了一丝高傲的怜悯,之后被叶修教训,落到谷底,迷茫无措大感不安,再然后好不容易在轮回重新站起又被此人弄了个终身阴影。几种感情混在一起,又气自己斗不过他,又羞自己竟曾同情过他,最后又本能的觉得叶修这人很可怕,想要远离他,却还是碍于面子和天性,故意逞强,假意淡定。

孙翔是个骄傲的人,想问题从来自我为中心,对人的感情也一样,这么复杂的情绪竟全是他单方面指向叶修的。孙翔从来不会考虑自己在叶修眼里是什么形象,他只知道叶修在他这里就是个行走的黑历史,时时刻刻在提醒他自己过去有多傻。

此刻,一整天的训练已经结束,队员们陆续离开。孙翔双手插兜半靠在椅背上,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叶修过了一会儿才进来,上来第一句话是先做手操。

孙翔不情不愿地照做了。做完后他问:“练什么?”

“就PK,你怎么顺手怎么来。”叶修在孙翔对面的电脑前坐下。

“什么意思。”孙翔甩开鼠标,“你不是说要训练吗?”

“这就是训练。”

“PK?!”

“对。”叶修操纵着自己的战法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PK算哪门子训练,能练我什么?!”

“这是我考虑的东西,说白了,讲给你听你也不会懂的。好了别干站着了,你再不动手我就先动了。靠,都这么久了,看到这个号攻击我我还是不太能忍。”

孙翔恨得牙痒,“你要是讨厌我就别勉强自己啊。”

“很好,现在还知道在乎别人是不是讨厌你了,进步很大啊,孙翔。”

“你有完没完,我不是来听你冷嘲热讽的。”

叶修盯着屏幕,无甚表情,道:“孙翔,我没讨厌你。”

不讨厌不喜欢,没感情,怎样都好。叶修很清楚孙翔不过是嘉世赶他走的一枚棋子,和他这个后辈没什么好计较的。再说叶修也不是计较的人,他是往前看的人,并不在乎别的。

叶修不在乎孙翔,这让孙翔觉得比他讨厌自己更难堪。各种情绪中又添上一层尴尬。心思一乱,游戏就打不好。

叶修是什么人啊,一眼就看出来了,开口道:“认真点。”

孙翔把一杆却邪舞得虎虎生威,各种咒纹闪得眼花缭乱。

“主意手速。”

孙翔脸上一红,加紧攻击速度,使出七个连招。对面的叶修一个圆舞棍,轻巧避开绕到他身后,怒龙穿心直刺而来。

却邪反手格挡,紧跟一招落花掌。

这个连击做得十分漂亮,孙翔不禁有些得意。

然而叶修却比他老辣许多,不仅不退,反而迎着掌风而上,换来一个使用豪龙破军的机会。

孙翔连退十步,却邪一挥抵住阵线,随即百龙流星打破开局面,稳住下盘。

孙翔下一招还没放出,却见叶修的战法以快速绕行到一叶之秋的侧面,他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这熟悉的路线……

交叉侧步移动?!

孙翔当即操纵着一叶之秋跳开,然而叶修却如鬼魅般重新贴行上来。

“无耻。”孙翔骂了一句。

“看你怎么破。”叶修非常淡然。

距离太近,战法技能无法释放。孙翔越急越乱,左右视角来回移动却始终不能捕捉到叶修的完整身影。坚持了一分三十秒,终于被叶修一招伏龙翔天掀翻在地。叶修的战矛往他身上一刺,结束了游戏。

“再来!”孙翔说。

叶修摇头。“今天的量到了。”

“你什么时候在乎这些了!”

“呵,别想激我。你自己晚点慢慢复盘思考去吧。”

孙翔急道:“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会懂!”

叶修反笑,“就好像我说了你就会懂一样。”

“……”

“自己想明白才是真明白。总之,我会一直陪你,就希望你能快点开窍别让我太吃力了。”


6.

孙翔很忧郁,吃晚饭时也没什么精神。周泽楷以为他还在为和唐昊吵架一事感到不快,因此用眼神对他表示了安慰。

孙翔和周泽楷相处久了多少能看懂些,因此放下筷子对周泽楷说:“下午我和叶修加练了。他说从今天起每天都要练。”

周泽楷示意他往下说。

孙翔自己也没整理好情绪,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心里憋的太难受了,也没人可吐槽,面前只有一个周泽楷,没办法,只能拿过来抒发下情绪。

“我是不是做的不好,所以才让叶修来指导我?”

“为你好。”周泽楷说。

“可是,只有我一人要加练。”孙翔真不想把这话说出口,真丢人,简直要脸红。想当初,自己也是同辈中的先锋啊。

周泽楷想了想说:“对你有特别的期望。”

“我听说了,那个近战配置对吧。”

“嗯,认可你。”

“我可不觉得。”孙翔皱起眉头。

周泽楷也不知怎么劝他,要是江波涛在就好了,这种开导人心情的工作真不是他所长。周泽楷心急,却不会表达,他只能不断否定孙翔对自己的否定。

到最后孙翔都毛了,自己回房间去。周泽楷心中郁闷,绕着微草大楼转了好几圈。


苏沐橙见叶修没下楼吃饭,便给他打包了点带上去。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她刚走进去就被呛了好几口。

“压力这么大呀。”苏沐橙先开了窗才把饭盒放到叶修面前。

“你说我干嘛来趟这趟浑水。”叶修把眼前的资料一股脑推到旁边。

“嘻嘻,问你呀。”苏沐橙捡起一份材料随手翻着。

“荣耀女神魅力太大。”

“带孙翔啊?”苏沐橙突然问。

叶修抬头看了眼,发现她手上的材料正是自己刚打印出来的一叶之秋的技能点。

“还在生气?”叶修觉得好笑。

“不气。”苏沐橙说。

女孩子的话向来真假难辨,叶修不猜。

“他改过技能点了呀。”苏沐橙又说。

“轮回技术部改的吧,更符合孙翔的打法。”

苏沐橙不说话了,掏出手机玩。等叶修吃完饭,她又问:“你觉得他怎样?”

“很好。”叶修顿了顿,慢慢说:“沐橙,有时候我在想一叶之秋交给他挺好的。”

“你打得最好。”苏沐橙立刻说。

叶修笑道:“那肯定啊。不过我觉得在自己离开后,曾用的账号卡能在新主人身边继续发光发热也是件幸事。”

“我也没说不好呀。我只是气他嚣张而已。”

“得了,谁没个脑残的时候啊。”

“你对孙翔挺好的。”苏沐橙打量了叶修一番。

“实话实话,他很有潜力。”

“就为这个呀。”

“因为他傻行了吧。”

“你几岁了啊?”

“……你够了,不用说下去了。”

“是你说人家好的,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嘛。加油哦。”

苏沐橙说完就拿着饭盒离开了。叶修好心酸,心说八点档害人啊。


7.

孙翔和叶修如此训练了整整一个星期,期间一直避免着不必要的交谈。在他俩看来再正常不过,毕竟彼此都有些许芥蒂,并不能和其他人一般亲切。只是在旁人看来这气氛就压抑过头了。

“你们在训练?”王杰希问。他钥匙掉在训练室了,正进来拿,看到埋头敲键盘的两人不禁一怔。

也许是训练室没开空调的缘故,让原本就沉重的空气几乎要凝结成块。

叶修从屏幕前抬头招呼他,王杰希冲他点点头转身要走,叶修却把他叫住让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他和孙翔pk一场。王杰希拖了个椅子过来坐下。叶修让孙翔开始,王杰希古怪地瞥了他一眼。

“嗯?”

“没事儿,你们继续。”

“如何?”

pk结束后叶修问。孙翔也没走,依旧坐在电脑前,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王杰希却能感受到他的紧张。

“不错。”

“老王,你的及格线就这么低吗?”叶修尖锐地问道。

王杰希了然地看着他,不说话。

叶修却故意逼他,说:“你对微草队员的标准也如此吗?”

“如果孙翔是微草的队员,我会对他说你做得很不错,再接再厉,先回去休息吧。”王杰希不卑不亢道。

“你说实话吧!”孙翔并不领情,他站起身,用小臂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王杰希并不想被两人当枪使,开诚布公道:“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在练什么,理想状态又是如何,不过你们俩现在状态都不对,再这么练下去不会有结果的。”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伸手进口袋想找烟,结果翻遍了也没找到。扭头一看孙翔还那么浑身紧绷地站着,顿时觉得有些疲惫。

他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对王杰希说:“你说得对。”

“叶修,你去哪儿?!”孙翔大声问。

“先休息吧。给你道个歉,是我急功近利了,态度不太好,咱们改进下。”

“你到底要我怎样?”孙翔问。他是真的不明白,每一次他要往前迈开步子时总有人试图去纠正他,他的步伐越来越小,越来越犹疑,可是似乎仍旧摸不准正确的方向。他若走不对,别人就不得不停下来等他,然而却又没有人来告诉他该怎么办。他和叶修的这些训练,似乎是毫无目的的,只是两个人在黑暗的房间里互相碰撞得不到释放而已。

他在做什么?他已经落后了,他怎么可以在摸索中浪费时间!

孙翔固执道:“没什么好改进的,不就是批评嘛,你有话直说啊,只要能快点进步我都可以接受。”

“这会儿听批评了?”叶修也不知自己为什么没事非要刺他一下,可话已出口不能换回。

孙翔的脸刷得变白,一字一句咬牙道:“有种你就骂。”

“你……”叶修正要说话,却被王杰希出言打断了。

“好了,够了。”王杰希不明白为什么叶修面对孙翔会变得如此有攻击力。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如此尖锐的叶修了,除了头几个赛季,之后的叶修再也没流露过这种锋芒。他知道叶修和孙翔因为账号卡的事有过摩擦,可他清楚叶修并不是拘泥于此的人,所以他和孙翔之间一定有别的东西在作祟。

孙翔推开身前的键盘,双手插兜,气势汹汹地从两人身边走过,扔下一句回去睡觉,离开了。

王杰希回头看叶修,眯起了眼睛。

叶修沉默一会儿忽然笑道:“你干嘛?”

“你很在意孙翔?”

“你管的真多。”

“习惯了。”

“不在意他是不可能的吧。”叶修转了个身,两手撑在窗框上往外望。外头两排松树黑黝黝地交织在一起。

王杰希慢条斯理道:“我觉得你这在意挺不一般的。”

“老王,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啊。”

“你跟我贫有什么意思?你要真心想教他,就别一直把他推开。”

“……你是不是真的会算卦?”

“都跟你说了不要和我贫嘴。对了,你看到唐昊没?”

“没,找他干嘛?”

“他耳机落我房里了。”

“唐昊跑你房里干嘛?”

“pk啊。”

“大眼……”


8.

第二个周末的时候国家队的成员们得到了外出放松的许可。平时习惯闷在家里的宅男们这一次却倾巢而出,没人愿意留在沉闷的大楼里继续加练。

B市大家都很熟悉了,并没有一起行动,只是约好晚上回到喻文州提前预定的饭店吃饭。

孙翔没心情乱逛,进了附近的游戏厅就不肯出来了。同行的周泽楷自己瞎逛了会儿也过来坐到他旁边玩射击游戏。周末的游戏厅里又吵又乱,根本没人认出他们。

孙翔逮着游戏机发泄,有人走过来问他要霸占机器到什么时候,他也不搭理。

“让让。”

“旁边这么多机器,你去旁边。”

“你玩了很久了。”

“我付钱啊。”

“我也想玩。”

“……”孙翔正要发火,扭头一看,赫然是叶修站在他身后。周泽楷在一边很无辜,大有我早就提醒过你的意思。

孙翔对叶修总有戒心,,眼下虽有不服气,却还是老实起身让位,谁知叶修看他这样又推说不想玩了。孙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煞是精彩。周泽楷想调停几句,无奈实在不知如何开口。

孙翔了无趣味,掉头就想走,不过他还好,没忘了周泽楷,低声问一句走不走。周泽楷倒是一片好心,心想他和叶修这关系总不能一直这么僵持下去,所以既不做声也不行动,依旧坐在位子上,装了个哑巴。

孙翔也是耿直,以为周泽楷没听见,又问了一遍走不走。

周泽楷尴尬极了,瞅瞅叶修,叶修一笑,对孙翔说,怎么看到哥就跑啊?

“让位子给你。”孙翔冲了他一句。扭头想想这句话好像有几层意思,却不知怎么圆回来,心里一急,更加想跑。

游戏厅里的音乐声震得人脑袋发晕,孙翔一手撑在周泽楷坐得椅背上,指甲无意识地扣着上面的皮革。

“想玩儿就玩儿呗,难得有空。”叶修边说边坐到孙翔之前的位子上去,“不过这个先让我打一会儿,你去逛别的吧。”

孙翔是真的老实,心里纵使千万不情愿,可只要叶领队下命令了,他还是会乖乖遵守,不知什么毛病。

他兀自站了会儿,头一昂,去其他机器玩了。周泽楷心有愧疚,朝叶修看了眼,就跟着孙翔走了。

过一会儿叶修拿了一沓迎来的奖品券过来,兑换了一只巨大无比的轻松熊。经过孙翔身边时往他怀里一塞。孙翔吓了一跳,以为什么袭击,下意识要往后缩。叶修拉开轻松熊的两只胳膊,往孙翔脖子上一环,完了还把熊脑袋按到孙翔肩上。

孙翔就这么被熊抱了个满怀,无处可躲,不禁涨红了脸。

“你干嘛?!”

“给你。”

“你当我傻啊。”

“哎。”叶修办完事,就朝他俩挥挥手先离开了。

孙翔气结,又不好乱扔,只能抱着熊厚着脸皮继续埋头打游戏。晚点大家聚在包厢里吃饭,他这幅样子又惹得几个垃圾话专家嬉笑不已。孙翔顶着老大的压力拖着轻松熊走到苏沐橙身边,然后作势要把熊递给她。

苏沐橙聪明极了,没给他机会,直接一只手挡下了,似笑非笑地问他:“要干嘛?”

“给你。”

“噢~~~”以方锐和黄少天为代表的围观群众爆发出了了然的呼声。

孙翔红着脸瞪了他们一眼,恶狠狠道:“叶修给你的。”

“我给沐橙什么了?”叶修推门而入。

“你送我的呀?”苏沐橙举起一只熊抓挥了挥。

叶修看一眼苏沐橙,又看一眼孙翔,呵呵了一声,落了座。苏沐橙抿嘴笑道:“那就不是给我的了。那个谁,你好好收着呗。”

那个谁左右不是,脸色黑到快要爆发。所幸肖时钦及时开口,说了句,孙翔坐我这边吧,位置大点。孙翔沉着脸坐下后,喻文州就顺势让服务员赶紧上菜了。

吃饭时肖时钦劝孙翔说,叶前辈并非故意作弄你,你不要这么煞有介事。

孙翔一听更加生气,反驳道:“谁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就是看我不爽!”

“没有的事。”

“哼!”

肖时钦无奈,朝叶修丢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澄清下。可是不知为何,叶修就是不接暗示,埋头吃菜,全然状况外的模样。

好微妙啊。心脏的几位互相看看,为什么叶修遇到孙翔就格外奇怪呢?

好在上了菜后气氛就不再尴尬,到最后甚至开始了无酒自醉,纷纷举着果汁和茶水起立表决心。

基本都在说自己会好好表现,誓要拿下世界第一。轮到张佳乐时,不知谁使坏,绊了他一下,饮料泼了一桌。张佳乐急得骂了一句,大家反笑说,你不用表决心,你只要拿冠军就行了。

“吃你们的吧。”张佳乐气道。

张佳乐旁边是周泽楷,周泽楷喝了口水,沉默半天,说了两个字,第一,过一会儿又蹦出两个字,一定。

“说得好!”方锐大喝一声,带头鼓起了掌。

孙翔正要夹菜,见方锐如此激动,也是一愣,悄悄放下了筷子跟着一起拍手。接着零散的掌声哗得聚拢成一片。越过满桌的狼藉,孙翔看到叶修笑了。


9.

训练第三周,主题终于进入到团队配合阶段。五种配置的主攻手全部浮出水面,周泽楷、王杰希、楚云秀、肖时钦和孙翔。

张新杰自然是每种配置下绝不动摇的基石,现在的问题是这几个主攻手还需要谁来做辅助。

孙翔虽然跟叶修练习了一段时间,但输多赢少,心里其实依旧不安,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所以在喻文州讲解的时候一直在开小差。

“孙翔,近战先来。”

叶修忽然开口道。

孙翔一抬头,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傻乎乎地问:“叫我干嘛?”

“团队PK。你自己找队员,还是我给你配?”叶修问。

孙翔还是一头雾水,惯性扭头看周泽楷。

叶修看见了笑说,别看小周了,我看黄少天不错,试试?

“我靠,叶修你什么意思,你当我是什么了,还试试,试你妹啊!”黄少天奋起。

叶修和喻文州商量几句,环视了房间一周,开始点名:“孙翔,黄少天,唐昊,方锐,还有新杰。”

“这配置太牛逼了,吓死我了。”李轩故作夸张道,“你们是要拆墙还是要送死啊。”

“有新杰在,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好了,谁来当对手?小周?”

周泽楷点点头,从座位上站起来,道:“喻队,李队,苏姑娘,还有……”

“还有就我吧。”叶修站起身,“给我个牧师账号。”

“这不是耍赖吗?!我抗议!”黄少天喊。

叶修笑道:“怕了啊?”

黄少天答:“不怕,就是担心你使诈。”

“放心,我又没拿散人账号,只是给小周他们加个血而已,不要担心。总不能让新杰两头跑是吧。”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不用多说,孙翔那胡乱的配置根本没法团战,上手就被打了个溃不成军。不过混乱归混乱,有个人的表现却是格外亮眼。

孙翔自己都没想到,压抑了这么久,第一次出来团战竟然能爽成这样。反正队里的这些人也没有配合的打算,所以根本无需顾及他们,自己往前冲就好了。老实说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从那天以后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配合着队伍,即使往前冲,也不忘随时回头。好像永远提不到最高速的跑车,引擎的轰鸣掐灭在刹车的踏板下。也就轮回配置好,让这种突然刹车不明显,以至于迟钝的孙翔只是感觉稍有别扭,不至于痛苦。但这种不适被他错误地归结于归顺团队的、可被接受的牺牲,使得他彻底误解了团队的意义,在错误的道路上强行奔跑着。

今天这突如其来的自由,让他在吃惊之余更带来了久违的痛快。模模糊糊间回忆起来刚拿到一叶之秋账号卡时的梦想。

成为新的斗神。

孙翔无暇顾及飞速衰减的血条,只是专心释放转换着一个个技能。

之所以叫斗神,不就是因为无论在何时哪怕到最后一秒,他还是在斗,没有放弃吗?

比赛结束后黄少天第一个嚷道:“你们几位大师不是真的要这么配置队伍吧?别说冯主席了,我打得都要发病!!!”

“怎么可能,开个玩笑而已。”叶修笑道。

“我靠老叶你这玩笑开得太凶残,我都吓死了。”

方锐表示赞同,认为叶修既无耻又丧心病狂。

“不过小孙表现挺好的。”喻文州说。接着大家纷纷表示赞同。孙翔一愣,手还没从键盘上移开,莫名其妙地看着大家,一副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的样子。

“喂,表扬你呢。”唐昊拍了拍孙翔的胸。

“反讽?”孙翔皱眉,“我刚输了啊。”

他说着要去看周泽楷,直到看到周泽楷也很开心地对他点头才确信大家真的是在表扬他。孙翔被表扬了反而更感无措,一声不吭地坐着,直到大家自然转移话题。

过一会儿训练结束,大家都斗志昂扬地吃饭去了。孙翔坐着没动,叶修问他要干嘛,孙翔答今天不加练吗?

“不练了,你表现的不错,所以休息去吧。”

“不是说好每天都练的吗?”孙翔不解道。

叶修的眼神一瞬间竟有些漂移,“我觉得老王说得对,训练得有张有弛。”

“你是不是觉得累?”孙翔狐疑地瞪着他。

叶修想你一天天加练的人都不喊累,我又怎么会觉得累。但看孙翔的表情又是如此一本正经,不禁觉得这小子是真的傻……

于是随口说:“是啊,太费脑,你今天就放过我吧。”

“那好吧。”孙翔似乎接受了这个说法,抓起外套,准备走人。

叶修跟在他后面检查电源是否都关了,一抬头,见孙翔还站在门口,不知在干什么。

“你今天……”叶修看到孙翔扭头看着自己,“真的打得挺不错。”

孙翔先是一愣,随即脸色渐渐泛红,直到整个耳后根都红得发亮起来。他激动地说:“叶修,你真的够了!”

“干嘛,表扬你都不行?”见他这样,叶修反而觉得好笑。

“你!”孙翔在那儿你你你个不停,并不能说出什么话来。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大家表扬你你又不开心,是不是有病啊?”

孙翔挣扎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嘴炮是抵不过叶修的,想明白这点后立刻转身要跑。叶修却又叫住了他,喊道:“孙翔,加油啊!”

孙翔瞪他,胸口一起一伏。叶修对他微微笑了一下,煞是淡定地伸手去关电闸。

“我还不够强。”孙翔握着拳头说道。

“没人敢说自己是最强的。”

“你就敢!”

“对你,我敢说我比你强。但那也不是永远,你总会超越我的。”叶修收拾完东西,走出房间,带上了训练室的门。

两人站在阴暗的走廊里,面对着面,空气中略带傍晚的迟缓。

孙翔的拳头松了又紧,来回好几次。他低下头,轻声道:“我会超越你的。”

“你会超越我的。”叶修心平气和地重复道,他看着孙翔,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我会超越你的!”孙翔紧握的拳头几乎在颤抖。叶修移开视线,一直望到走廊尽头。他伸手拍了拍孙翔的肩膀,然后朝前走去。

“嗯,等你。”


10.

周泽楷觉得孙翔挺神奇的,因为他的心情又奇迹般的变好了。

发生什么了?周泽楷一头雾水。不过他也不愿去深究,毕竟只要孙翔好就好了,怎么好的,他不管。孙翔甚至心情好到叫他吃过饭后去房间里PK。

周泽楷去找他时他在洗衣服,让周泽楷自己找个地方插笔记本电源,然后又啪嗒啪嗒跑回洗手间去。周泽楷一眼看见叶修那天强塞的轻松熊被他扔在床上,仰着肚皮,横尸在床正中央。

这么一看,孙翔和叶修前辈的关系也没那么差嘛。周泽楷也高兴起来。

于是孙翔也不知道周泽楷干嘛这么高兴,总之他们奇怪的高兴传染给了整支国家队,弄得大家都喜气洋洋,觉得冠军已入囊中了。

然而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周三时体育局送来的新资料,狠狠打了众人的脸。E国在上个月的公开表演赛上出现了一个使用战斗法师的队员,而他的风格与和孙翔极度相似。甚至,严格来说,他的实力在孙翔之上。

“来不及调整战术了。”张新杰平静地说。

喻文州见孙翔低落,安慰道:“打法相重也是没办法的事,一共就这么几个角色,别太在意。”

孙翔还没意识到事情严重,只是不太喜欢众人将担忧的视线投在自己身上。他胡乱点着头,并没有去听喻文州在说什么。喻文州总是温和的,他们当队长的,对安抚队员都很有一套。

喻文州又说;“要么今天就先解散吧。叶领队、肖队、王队还有张副队我们再留一下开个会?”

被点到名字的几人点点头,其他人就顺势站起来,孙翔离开前看了叶修一眼,然而对方根本没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不用开会的人自觉下到二楼去训练。大家都是老手了,肚里能藏住话,也就唐昊浮躁一点,拉过孙翔低声问,你有把握赢没?

赢什么?

赢那个E国人啊!

我怎么知道!孙翔没好气道。

“靠,白关心你了。”

唐昊走后孙翔越练越不是滋味,又把周泽楷抓来谈心。周泽楷双眼盯着屏幕,两耳竖着,一只进一只出,嗯嗯啊啊一片。

孙翔也是个只顾自己心情的人,别人听不听他无所谓,他只是尽情地发泄着自己的倾诉欲。

周泽楷不听,坐在他俩前面的黄少天倒是全部停进去了。忍无可忍,转过来一通长篇大论。开场就一句,孙翔你是不是傻。

孙翔不爽,喊他PK。

“PK等会儿,先让我说完。我说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啊,就算属性一样怎么了,天底下战法这么多,还不准人撞车啊。再说了你们的银武和技能点也不同,你这一叶之秋可是被精心栽培多年的,可谓是战法中的战法,谁知道那外国人的账号是几几年的啊,讲不定去年才到手呢,讲不定技能点都没满呢!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再再退一万步来说,你背后还有我们呢,还有那四个战术大师呢,团队战的时候必须我们这边占上风啊。你看那视频没,外国人根本没战术,放咱们这儿也就你带队的水平……”

周泽楷听得扑哧一笑。

“周泽楷你笑毛笑。总之我就这个意思,孙翔你没什么好担心的,万事有我们在呢。”

“嗯。”周泽楷点点头。

孙翔本来也没多想,突然这么劈头盖脸地被说了一顿,完了又塞粒糖摸摸头说前辈罩你,顿觉大窘。他什么时候站在前辈身后受人照顾过了?听黄少天这么一说反倒生气,一气脑子里其他事就给挤跑了。孙翔站起身抖抖裤腿,不耐烦道:“出去买瓶可乐。”

“喂!”黄少天不满他态度,无奈人已走出老远,只留个周泽楷在原地绫波式微笑。


孙翔心情轻松许多,哼着歌去底楼的自动贩卖机买饮料。一摸口袋发现没零钱,又跑上楼去找。微草俱乐部是双子楼结构,两栋楼中间有一层打通,会议室就在那里,所以孙翔跑去宿舍时很自然地看到了正在里头开会的几位队长。

整个俱乐部就没几个人,因此他们也没仔细关门。孙翔跑过时只听见一句,“撤了战法配置吧。”

一回头,只看见叶修背对着他坐着,一只手搁在桌上,指间的香烟白烟袅袅。



评论

热度(2028)